科大校庆60周年
距校庆日还有 35
首 页 校友活动 学术活动 文化活动 时间光锥 祝福母校 捐赠科大 留言建议
校庆动态
校庆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校庆动态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Edvard I. Moser教授访问我校并做客“合肥大师论坛”

日期:2018-04-10    点击数:2612  

4月8日上午,应安徽省外国专家局和我校邀请,2014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Edvard I. Moser教授访问我校,安徽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党组成员、安徽省外国专家局潘亚群局长一行陪同访问。陈初升副校长会见了来宾,我校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许戈良和生命科学学院申勇教授参加了会见。

 

陈初升首先向Edvard I. Moser教授的来访表示欢迎,并介绍了学校的概况。随后双方就学校生命科学与医学部的建设和大脑研究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 

 

 

会谈结束后,Edvard I. Moser教授在西区第三教学楼多媒体教室作了题为The brain´s navigation system的报告。报告会由申勇教授主持,潘亚群局长在会前做了致辞。 

 

 

Edvard I. Moser教授开场通过动画,生动展示了大脑的空间定位系统对远古时代人类生活的重要性。由于人脑的构成非常复杂,而小鼠、大鼠和松鼠猴等哺乳动物在进化史上与人类许有着共同的祖先,他们的大脑结构非常相似,神经科学家们转而从更简单的小鼠或大鼠大脑开始研究。接着Edvard I. Moser教授介绍了对人类大脑定位系统研究的发展历史,从1930年左右认知地图概念的提出,到1970年左右John O´Keefe教授发现大脑海马体区域的位置细胞。2005年,Edvard I. Moser教授团队在临近大脑海马体的内嗅皮层区域发现了另一种用于定位的网格细胞。 

 

 

Edvard I. Moser教授强调,海马体和内嗅皮层的定位机理完全不同。内嗅皮层的网格细胞在环境变化时可以形成一致的、通用的地图,而海马体的位置细胞构成的地图随环境变化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此,大脑定位系统有两部分:网格细胞的精确定位地图(低维度的)和位置细胞的多样化地图(高维度的)。从进化的角度出发,整合两套地图的信息来导航,看上去是动物用导航系统的一个高效解决方案。内侧内嗅皮质中形成的网格所测量的距离和方向,并不会随着它从一个隔间前往另一个隔间就改变。相反,海马体中的位置细胞为每个单独的隔间形成了独立的地图,为存储各类记忆提供了可能。在内嗅皮层中,除了网格细胞外,Edvard I. Moser教授和同事们还发现了头部方向细胞、边界细胞和速度细胞,这些细胞都在为描绘哺乳动物所处世界的地图的系统服务。通过一系列实验和数据,Edvard I. Moser教授展示了内侧内嗅皮层中存在着能感知自身对外界标志物方向和距离的细胞,探讨了横向内嗅皮层感知时间的机理,提出除了网格细胞、位置细胞外,可能存在着时间细胞。 

 

最后,Edvard I. Moser教授指出,这些研究有助于人类治疗和了解阿尔兹海默症,内嗅皮质是阿尔兹海默症患者最早失去功能和发生病变的大脑区域之一。这种疾病使得内嗅皮质的脑细胞产生退行性病变最终导致细胞死亡,这与阿尔兹海默症的早期症状——空间方向迷失和记忆消退相符。阿尔兹海默病的发病率随着人类期望寿命的增长而变得越来越高,Edvard I. Moser教授呼吁,对该疾病的治愈和研究需要全世界相关工作者(从基础研究到临床)的共同努力。

 

 

Edvard I. Moser教授的报告让大家对大脑定位系统的研究有了深刻认识。演讲结束后,在座的师生踊跃提问,与Edvard I. Moser教授进行交流。

 

访问期间,Edvard I. Moser教授一行随申勇教授参观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神经退行性疾病研究中心暨脑资源库(脑衰老及脑疾病研究中心),并为我校60周年校庆献上美好祝福。 

 

 爱德华•莫索尔(Edvard I. Moser),1962年出生于挪威,现为挪威心理学家、神经科学家,挪威科技大学卡夫利科系统神经科学研究所和记忆生物学中心创始主任。莫索尔和妻子迈-布里特•莫索尔在过去数十年中领导了一系列脑机理的前沿研究。2013年,爱德华•莫索尔获霍维茨奖。2014年,爱德华•莫索尔(Edvard I. Moser)、约翰•欧基夫(John O‘Keefe) 和迈-布里特•莫索尔(May-Britt Moser)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国际合作与交流部)